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2020-02-15 10:04:21
  • 0
  • 0
  • 1

来源:云纳电影 

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之下,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斩获“最佳影片”在内的四大重要奖项,在台上说致奖感言的时候,奉俊昊都忍不住低头忍笑。

该严肃的时候,还是很严肃的。他接过“最佳导演”的小金人的时候,没急着感谢团队和亲人,倒是先感谢马丁·斯科塞斯。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我年轻时候在电影学院学习,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最发自内心的就是最有创造力的”。

那句话是引用自我们伟大的马丁·斯科塞斯。

奥斯卡没能给马丁老爷子的《爱尔兰人》机会,但是在此刻,全场的嘉宾站起来,雷鸣般的掌声送给马丁老爷子。

奉俊昊的成功,也在隐约的散发出一个信号:奥斯卡要变天了。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在“最佳影片”颁奖之前,外界对于《1917》和《爱尔兰人》的呼声远比《寄生虫》要大,但结果偏偏就是《寄生虫》勇夺“最佳影片”。

这两天你肯定看到不少的这种言论:

凭什么《寄生虫》这样的电影也能拿奥斯卡? 难道《燃烧》不比它更具有思想内涵吗?

在云叔看来,大多数人始终认为它是一部商业电影,奉俊昊的《寄生虫》的思想性不强,丢失了思想性的电影拿了奥斯卡,其实就已经是有些名过其实了。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事实上《寄生虫》真的没有思想性吗?当然不是。

这是极具现实主义的电影。奉俊昊在故事中揭示了主人家庭和仆人家庭的双重障碍以及更广泛的社会上的不幸,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属于21世界的新农奴制。

电影中所探讨的“阶级矛盾”也不仅仅是韩国社会的现状,它也全世界国家迫切需要攻克的课题。说《寄生虫》思想性不强,这是个伪命题。我们往往强调电影的“思想性”,却忽视了影像的本体与受众。

我们媒体的“报道”也正在成为人类共有的集体历史。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努力,踏实是奉俊昊拍电影时的态度。

奉俊昊不像王家卫拍电影,不写剧本不写分镜,一部电影能够拍上好几年。奉俊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人,拍摄之前就把剧本和分镜给弄完美,制片团队只需要按照奉俊昊的意志去执行记忆可以了。

他的剪辑师杨劲莫评价“奉俊昊导演拍摄的镜头,几乎和他的故事板(分镜)一模一样”。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这样的准备工作,肯在艺术电影中施展不开,毕竟众所周知,艺术电影最为讲究的就是导演意志,在拍摄的时候,导演时不时突出的灵感或是成为拯救电影的关键。侯孝贤就认为,电影是灵感的艺术,如果弄得太机械,会失去一些味道。

在已经成体系中的韩国电影中,已经有人在艺术领域发展,奉俊昊选择的是另外一条路。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奉俊昊是类型片导演。

他是属于什么都敢尝试,什么都会拍的那种人,这要是搁在中国影史圈内,就属于张艺谋那种,什么风格都敢去驾驭。但奉俊昊又与张艺谋不同的是,他很幽默。

在《江汉怪物》中,父子二人想要逃过层层的盘查去救孩子。过关卡这关容易,老规矩,有钱就行。

父子两在车内争执很久之后,父亲这才颤颤巍巍的把一个“黑色塑料袋”给交了出去,说道:“赵长官,这是我现在所有的了。”

如果看到这里是不是感觉到很伟大。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下一个镜头一转,打开塑料袋,原来盒子里面装的全部是零钱。然而父子两人早已经开车跑远了......

明明是悲伤的故事,却总是能够让人充满欢声笑语,但是让你笑后,却总是陷入沉默。票房和口碑上的双手,也让奉俊昊能够拉来巨大的投资,去拍摄更宏大的故事。

这是奉俊昊真正精明的地方。他也的确是韩国类型片导演中最具代表性的导演。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在《寄生虫》斩获奥斯卡之后。

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说,《寄生虫》获奖标志着韩国电影度过了漫长的挑战期,今年迎来了丰收。

奉俊昊的大获全胜和李沧东的入围戛纳不同。《燃烧》更多的代表是李沧东个人的思想与意志,这是极具风格的作者电影,而《寄生虫》的胜利代表的对韩国电影百年进程史的肯定。

但《寄生虫》又的确是属于奉俊昊自己的电影,里面有很多的私货。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光影的位置来表达人物地位。比如朴家别墅上台阶就能够看见阳光的,但是笼罩在金家的半地下室却是无限的黑暗。

摄影机的位置来突出阶层性问题。比如你想要从金家走出来,你必要上很大一个台阶才能够到街道,而金家是你必须也要从高处走一段很长很抖的路才能到街道。“上下”的位置象征着身份与地位。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如果说影视语言,只是奉俊昊内敛的表达话,那么藏的更深的是在主题之上。

在我们现有的电影评价中,我们总是谈论的《寄生虫》所包含的贫富差距,小人物悲剧,社会不公,结局矛盾等现实题材的大方向,但事实上这些主题其他韩国电影都有。

《寄生虫》真正深刻的主题是在于,奉俊昊极为冷静的站在固有式的一边。他让观众们同情金家的同时让观众们意识到金家对于别的弱者也正是如出一辙。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这个封闭的环形岛,金基宇只能通过买下房子拯救自己的父亲。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伤害与矛盾并不是物质带来的,是这个距离带来的。个体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从小房子搬到大房子,但是小房子和大房子直接的矛盾距离是存在的,是无法被改变的。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无论是从线条调度人物,还是深刻的电影主题。

奉俊昊拿一部《寄生虫》双杀奥斯卡和戛纳,是不存在任何过誉的,电影的背后是整个韩国电影工业与社会的缩影。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对《寄生虫》大获全胜心生嫉妒,甚至他们拿华语电影来说事。

直言“《寄生虫》只不过是一个国际类型电影,而《饮食男女》和《卧虎藏龙》则完全是东方的传统电影,是一种文化符号,还输出了动作指导这样的电影工种,而韩国其实内,对电影贡献并不大。”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华语电影的确是在世界的舞台上绽放过光芒,但是那是“绽放过”。拿金熊的是1998年的《红高粱》,拿金棕榈的是1994年的《霸王别姬》。

距离奥斯卡最近的一次是《卧虎藏龙》,但那是2000年的事情,再往后就是2002年《英雄》被奥斯卡提名。再往后,就没有往后了。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华语电影绽放光芒的时候,没有韩国电影什么事。

直到2003年,奉俊昊的《杀人回忆》在全球掀起一阵风之后,韩国电影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出租车的司机》《绿洲》《素媛》《母亲》《委托人》......

从此以后,是真没有华语电影审美事了。

这十年来,我们选送的奥斯卡电影,10年《大山大地震》,11年《金陵十三钗》,13年《一九四二》,14年《夜莺》......其中评分只有5.3分的《大唐玄奘》也被选送奥斯卡。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我们以前常说,中国的娱乐圈和综艺节目都是从韩国学过来的,如今我们的电影业开始出现了裂痕。

我们比韩国电影早20年,登上奥斯卡电影的舞台,如今的韩国电影却在拿下四大项之后,狠狠的把华语电影抛在了后面。尽管我们也有着像《我不是药神》《地久天长》那样的出色电影,但这样的影片却少之又少。

从宏大的视角来来看:二十年过去了,我们一事无成。

二十年了,华语电影,一事无成


在《寄生虫》横扫奥斯卡之后,天变了,新的时代要来临了。

原本奥斯卡封闭的状态,在青睐民族志电影与种族电影之后,它终于向亚洲电影敞开了怀抱。

这是极具变革型的事情,奥斯卡终于放下了傲慢与偏见,在包容与多样性踏出了历史性的一步。我们又何时才能够回到电影的舞台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