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董事长为何转发一篇鸡汤文章
2017-02-22 15:22:04
  • 0
  • 1
  • 12

秦朔/文

我和泰康保险集团的创始人陈东升先生同在一个微信群里。前两天,很少“冒泡”的他突然转发了一个帖子,并说,“看后潸然泪下!”

这是一个什么帖子呢?请看一下——

出租车司机按了喇叭却没人出现。于是他上前按了门铃。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至今无法忘记。在纽约这种大城市开出租车肯定充满许多有趣或奇怪的经验。在热闹喧嚣的“不夜城”里,黄色出租车将乘客从这个地方载到那个地方,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要求。

一名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某日就接到一通奇怪的乘客叫车,这次的经验让他印象深刻、感慨许久,于是在网络上匿名分享这个经验:

“我接到电话,要前往一个地址载客。到达地点后,我按了按喇叭,但没有人出来。我打了电话,但电话没有通,我开始有点不耐烦。这是我下午准备接的最后一单,很快就要到休息时间了。我几乎已经放弃、准备直接开走。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我等了一会,下车按了门铃。不久后,我听到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说:‘请等一下’我在门口等了一阵,大门才慢慢打开。我看见一个娇小的老太太站在那里,我猜她至少90岁了。她手上拿着一个小行李箱。我向内瞄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公寓内的景象。那里看起来简直像没人居住,所有家具都盖上了布,四面墙光秃秃的,没有时钟、没有装饰、没有照片或画,什么都没有。我只看到角落堆了一个箱子,里面都是老照片和纪念品。

“‘年轻人,可以麻烦你帮我把行李箱拿上车吗?’老太太说。我将行李放进后车厢后,然后回来扶着她的手臂,带她慢慢下楼走向车子。她感谢我的帮忙。‘应该的,’我说,‘我对乘客都像对我自己的妈妈一样。’老太太笑了,‘噢,你真的很好。’她说。她坐进车内,给了我一张地址,并要求我不要走市中心的路。‘但那样就无法走快捷方式了,我们会一直绕道。’我向她说。‘没关系,我不赶时间,’她回答,‘我要去的是安宁疗养院。’她的话让我有些吃惊。

“‘安宁疗养院不就是老人等死的地方吗?’我心里想。‘我没什么亲人,’老太太继续,‘医生说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那一瞬间,我决定关上里程表。‘所以我应该怎么走?’我问道。结果,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都在城市近郊穿梭。在车上,她指给我看她曾做过柜台的饭店。我们经过许多不同的地方,她和丈夫早年住过的房子,还有一个她年轻时曾去的舞厅。经过某些街道时,她也会请我开慢点,好奇地从窗户内张望,什么话都没有说。我们几乎绕了整个下午和傍晚,直到老太太终于说:‘我累了,我们前往目的地吧。’在开往疗养院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宁疗养院比我想象的还小。抵达后,有两名护士出来迎接我们。她们拿来一张轮椅,我则搬着老太太的行李。‘所以这趟车总共多少钱?’她一边问,一边翻找着手提包。‘不用钱。’我回答。‘但你也要养家。’老太太说。‘还会有其他乘客的。’我笑着对她说。我几乎来不及思考,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她紧紧抱住我,‘你让一个人生几乎走到最后几步路的老人,感到十分幸福,谢谢你。’她红着眼眶说道。

“我和她握了手道别。回程路上,我发现自己在市中心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提不起载客的精神。我一直思考,如果当初我没等到她?如果那时我找不到人,就直接开走了,她该怎么办?现在当我回想起那一天,我仍然相信我做了重要且正确的决定。我们的生活中,总是不停地被忙碌轰炸。我们得做更‘「重要’的事,更快、更有效率。但这位老太太,让我真正体认到了那安静、有意义的片刻。同时也让我感伤,人生最后旅程的那种孤独和怅然。我们都必须花时间与自己相处,享受我们的人生。我们都应该在急忙按喇叭前,更有耐心地等待。然后,或许我们才会看到,真正重要的事情。”

陈东升分享的这篇文章在群里引起了阵阵涟漪。有的说:“生活节奏之快,市场竞争之激烈,让人没有了停下来思考人生意义的时间。”有的说:“人性永恒。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但应该有尊严。”有的说:“这才是保险的意义。”陈东升说,“我们泰康真说关爱生命,就要有计程车师傅的这种服务精神,”“一定把虚拟产品和实体医养结合,才能实现关爱客户一生的承诺!让保险真正闪耀人性的光辉!”

我跟陈东升在微信里聊了一下,他要我去泰康投资的医养结合的养老社区看一看,看一看那些老人的精神面貌。十年前,泰康开始筹划把公司战略延伸到养老实体领域,考察了很多国家各种形态的养老模式。2009年,公司董事会在美国召开,专程考察养老社区。陈东升回忆说:“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幕:95岁的老先生在跑步机上锻炼;一群打扮时尚的老太太在练站姿、跳芭蕾;还有一位开朗的百岁老人,戴着二战时期的护士帽,思维敏捷,开怀大笑……这对我触动很大,我感受到东西方文化的巨大的差异:我们中国的老年人大多质朴节俭,往往为了儿孙省吃俭用,一切为了下一代。这是一种传统美德,但是在现代社会,我们一定要改变他们的这种观念,让他们也能自信、快乐、优雅地老去。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种养老方式带到中国,来改变我们中国老年人对生命的态度和认识。”

陈东升是“92派创业者”的代表,先后创办了嘉德拍卖、宅急送、泰康人寿三家企业,2011年他个人捐助1亿元人民币给武汉大学修建博物馆,还捐赠了价值3000万元的艺术品丰富馆藏。他在北京市政协会议上递交议案,呼吁保护798,推动政府最终保留了这一艺术区。去年在泰康保险创立20年的庆典上,他说,20年,我们积极承担企业公民的责任,累计上交税款265亿元,累计捐赠公益善款超过3.5亿元。

交流中陈东升让我最触动的一句话是:“去年我过了60岁生日,决心后半辈子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一句老话。但当它和“尊重生命、关爱生命、礼赞生命”联系在一起时,充满了力量感。

“年轻时候总是很着急,恨不得一天做十件事,第二天就成功。后来我说,一年只做一件事,后来我又说,三年只做一件事,现在我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泰康的养老社区。”陈东升认为,保险行业相比于地产商,更适合做养老服务,因为投入大,周期长,回报慢。

刚刚过去的2016年,保险业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印象是和“野蛮人”“举牌”“激进负债、激进投资”结合在一起的。一些人理解的市场经济就是钱,有钱就任性,有钱就说话,至于钱是怎么来的,钱要用于干什么,那都是扯谈。

当走马灯式的新贵们的财富游戏,频频登上财经媒体的头条,陈东升的身影多少有点落寞。人寿保险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事业,这是他对行业的认识,“用市场经济的方式和方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他内心的声音,但这些东西,在新贵们看来都是说教。

如果我们的市场经济不是围绕人,而是围绕钱,周而复始地运转,它最后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呢?

我喜欢陈东升的话——
“要站到一万米的高空看这个世界,身处到一百年的时空观察这个世界,这样才能有远见与坚持。”
“目标纯正、心无旁骛,做正确的事,时间就是答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