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韩国总统祝贺词发人深省
2020-02-11 17:34:28
  • 0
  • 0
  • 1

作者:王图南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晚,韩国电影《寄生虫》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等四项大奖,韩国电影在冲击奥斯卡19年之后终于得偿夙愿,而这部电影还成为了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非英语电影,更是实现了亚洲电影的历史突破。

一时间,韩国社会暂时忘记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恐惧,陷入了欢乐的海洋。韩国最大报纸《朝鲜日报》在头条刊登消息说:“你能相信《寄生虫》赢得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颁发的最佳电影奖吗?"并称,《寄生虫》的获奖改写了奥斯卡金像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92年的历史。

韩国总统文在寅更是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发文向《寄生虫》导演奉俊昊及其他主创人员表示祝贺,并且感谢他们给予韩国国民自豪和勇气。文在寅强调,《寄生虫》的成功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并表示,“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

韩国电影近些年佳作频出,不仅仅有《寄生虫》,还有《釜山行》、《雪国列车》、《燃烧》、《密阳》、《老男孩》、《空房间》、《绿洲》等等一大批广受好评的好电影,涌现出了一大批包括《寄生虫》主创在内的优秀电影人:奉俊昊、林权泽、李沧东、金基德、朴赞郁等等。

造成韩国电影业如此繁荣局面的因素有很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就像韩国文在寅所说,韩国政府为电影业所营造的宽松的创作环境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实际上,韩国的电影业的环境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宽松的,他们也曾经经历过漫长的“审查”时期。

直到1980年代开始,限制韩国电影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得到了放松。1996年,韩国宪法法院宣布《电影法》所规定的电影上映前必须接受公演伦理委员会审查的规定,违背《韩国宪法》。与此同时,韩国宪法法院还明确有必要禁止青少年接触色情、暴力电影,提出电影界建立自律的“分级制”。同年,韩国修订了《电影振兴法》,成立了韩国公演艺术振兴协会用于取替原有的公演伦理委员会,并对电影实行全体可观看、12岁以上可观看、15岁以上可观看、18岁以上可观看四个等级分类制度。1999年5月28日,金大中政府根据《电影振兴法》成立了法定民间机构“电影振兴委员会”,并将电影业选为政府重点扶植的对象,韩国电影环境得到了改善。

得益于此,1980代以来,韩国电影接连在国际电影节获奖,1980年,李斗镛执导的异色电影《避幕》受邀参加威尼斯电影节获得ISDAP奖。1982年,李长镐执导的《傻瓜宣言》入围第19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1983年,金惠子以其首部作品《晚秋》在第2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上摘得最佳女演员的桂冠。1984年,李斗镛执导的描写朝鲜王朝残酷旧习俗的《女性残酷史:纺车,纺车》入选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注视”单元。同年,裴昶浩导演的《赤道之花》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29届亚太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奖。他导演的另一部作品《那年冬天很温暖》在南特三大洲电影节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

到了21世纪,韩国电影在三大国际电影节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2000年,林权泽执导的《春香传》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是第一部入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韩国电影。2002年,林权泽凭借《醉画仙》荣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同年,李沧东的《绿洲》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特别导演奖和马切罗·马斯罗杨尼奖。2004年,金基德导演的《撒玛利亚女孩》(2003年)和《空房间》(2004年)连续摘得柏林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一举成为国际知名导演。同年朴赞郁的《老男孩》(2003年)赢得了第57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2005年,韩国的两部影片《那时那些人》和《哭泣的拳头》获得第58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大奖。

2011年,朴赞郁和弟弟朴赞庆所执导的短片电影《波澜万丈》是世界上首部在影院上映的智能手机电影,使用iPhone 4拍摄,在第61届柏林电影节获得短片竞争单元大奖——最佳短片金熊奖。2012年,金基德执导的《圣殇》在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赢得金狮奖。2010年,李沧东的《诗》获戛纳最佳剧本奖。一直到2019年,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获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项——金棕榈奖,以及2020年横扫奥斯卡。

虽然这期间,韩国政府曾经被爆出釜山政府干预记录“世越号”事件的纪录片《潜水钟》上映、朴槿惠政府的“文化演艺界黑名单”等事件,但是总体上,韩国电影人处在一个越来越宽松的创作环境中,这才是电影业能够蓬勃发展的大前提。正如90岁高龄的韩国导演金秀勇在2019年的“韩国电影100年”座谈会上所说:“如果没有审查制度,奉俊昊应该出现在50年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